像“切”一样的旅行
小虎同学的游记
http://littletig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青海果洛】去年保玉则的路

2014-10-09 14:40: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35914 次 | 评论 0 条



如果在脑袋里勾勒出中国各省的形态和特点,青海总是一个让我感到相对模糊的地方,这种模糊并不是地理上的,就比如提起浙江就能想到吴侬软语,说到陕西就能出现兵马俑或者羊肉泡馍,有些省即使没有去过,也多少能说出一二所谓刻板的印象。而青海对于我而言,除了青海湖或者青藏高原这种模糊的地理概念之外,好像并不能想到其他关于它的更多信息了。而青海的面积又是如此的辽阔,这一次的果洛之行,算是给这片认知模糊的土地褪去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西宁2000多米的海拔高度和丽江差不多,这种海拔会让我感觉很舒服。天空湛蓝,日照强烈,空气带着微微的清凉,北方辽阔的天际线让这座城市显得小巧精致,这是飞机降落时的第一印象。从机场通往市区的高速上,路边高耸的楼房间偶尔会看到清真寺的塔顶,西宁这座城市的风貌更加接近于兰州和银川,北方的辽阔与现代的城市建筑里带有的那么一些穆斯林的痕迹。

 

在西宁休整半天,和其他的几个同伴会合之后第二天出发前往果洛。汽车驶离了城市,随着人迹的稀少海拔也在渐渐的攀升,路边偶尔看到的人里除了带着小白帽的回民之外,渐渐的能够看见穿着长袍的藏民了。海拔在不知不觉之中上升到了4000米左右,延绵的草原在起伏的山峦间随着阳光和云层的交错呈现出黄绿交错的大色块,色块中的黑白小点就是放牧的牛羊。几个月前刚刚去了一趟西藏阿里,虽然我们常常会用青藏高原这样的地理概念来统一的称呼这片土地,可实际上他们相差甚远,青海的植被大大的好于西藏,在阿里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域用荒凉和贫瘠来形容是最为恰当的,大部分山体都是乱石和土,没有植被的覆盖而光秃秃的,即使一些草场也大多是参差不齐的艰难生长。在青海,眼前草原是延绵不觉的,此时已经入秋,有些草场已经褪成了黄色,同行的藏民告诉我,如果是夏天,那会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油油的绿。而这片无际的草场不仅能够满足人们的视觉享受,更重要的是这里海拔4000米以上的感觉要明显的好于西藏,可能是植被的充裕增加了氧气的含量和水分,既不会因为缺氧而头晕目眩也不会像在阿里一样嘴唇干枯一直喝水还会裂口。

 

就这样汽车沿着省道101飞快的行驶,草原如同一副看不完连环画一般往身后退去又在前方铺开。过了黄河大桥,一座寺庙出现在了面前,拉加寺到了。这座位于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的寺庙是一座格鲁派的寺院,寺庙是在清乾隆三十四年(公元1769年)由拉江巴格西鄂赛尔主持修建的。“拉加”是藏语的译音,麋鹿的意思。据说拉加寺在破土动工时,发现了一只麋鹿,故而取了这个名字。据说全盛时期僧侣近1300人,寺庙汉藏结合的建筑风格很有特点,藏式的墙配合汉式风格的屋顶门庭与院落的布置,全寺形成一个小型建筑群,近似于中原古典园林式的建筑风貌。而它所在的这个地方历史上也是青海南部的交通要道,果洛地区的牧民到贵德、湟中、西宁等地的必经之路,是青南各地的贸易集散点,加之黄河两岸有许多牧业区和农产区及古文化遗址,拉加盛产砂金。故牧民称此地为“拉加从兰木”即拉加商道的意思。拉加寺里的喇嘛年轻的居多,偶尔能看到几个年长的老人,此时大部分的僧侣都从寺庙的各处赶到了诵经院,开始了每天的诵经时间。经书用藏语书写,喇嘛们围坐在地下大声的朗诵着,虽然听不懂,可那诵经的旋律确实抑扬顿挫的悠扬,直到我们走出了寺庙的大门依然能够听到。

 

接来下经过的东吉多卡寺就是另一种感觉了,一片开阔的草地上稀疏的几座建筑和白塔还有长的几乎看不见尽头的围墙和沿着围墙而建的转经筒,这便是东吉多卡寺的全貌。甚至直到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也没有弄清楚哪间是正殿哪间又是偏房。四周不高的小山丘上拉满了五彩的经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波波的藏族男女老少三五成群的从远处走来,有的走进了小房间里转经有的又穿过了这座寺庙中间的偌大草地走到了远处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将去向何处,眼前的景象就如同一部久远的默片安静的播放着,而我恰巧这时在这个名叫东吉多卡寺的地方看到了。

 






拉加寺








































东吉多卡寺




































仙女湖与年保玉则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四川】广元散记      下一篇 >> 【尼泊尔】短途记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小虎同学

用照片和文字记录我的旅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